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法官K歌与职业形象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年02月17日

   报载,三亚中级人民法院一庭长歌舞厅招待三名女性朋友,被群众发现并举报至市纪委。经查,该庭长当晚是为朋友李某送行,约李某等6人到歌舞厅唱歌,消费1680元,全由该庭长尹某个人支付。三亚中院认为,尹某带朋友进入歌舞厅高消费场所消费,有悖于中央崇尚节俭的精神,同时违反了三亚中院《干警“八小时以外”监督管理规定》第二条“不准到夜总会、歌舞厅、高尔夫等高消费娱乐场所进行娱乐活动”的规定。给予尹某通报批评,并责令其作出深刻检查。

   这则新闻再次验证了那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三亚的这位群众不仅眼睛亮,还有胆,和风头正劲的“朝阳群众”有一拼。无论该群众动机如何,敢于行使公民监督之权利,行为绝对正当。倘群众们全有这积极性,相信许多老虎都会被消灭在苍蝇状态,中纪委就不用那么忙了。

   笔者有点疑问的是该群众如何炼就火眼金睛,看出尹某是个法官或官员干部呢?是其衣着谈吐太张扬暴露身份,还是带的异性朋友太招眼让人生疑,亦或是尹某在处理案件时得罪了人,早就被“潜伏”了?突然觉得这事有点可怕,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可想想还是会有莫名的恐惧。谁知道啥时候身边就会冒出这么一位眼睛雪亮的群众呢?小心吧。

   三亚中院《干警“八小时以外”监督管理规定》明确规定,法官不准到夜总会、歌舞厅、高尔夫等高消费娱乐场所进行娱乐活动。尹某违反了该规定,理当照章处罚,无可置疑。至于尹某的行为是否违反中央崇尚节俭的精神,笔者以为值得商榷。提倡节俭反对浪费,既是一种美德,也是中央对党员干部的基本要求,应当遵照执行。但如何才算铺张浪费,违反了节俭精神,在无明确标准的情况下,宜按具体情况从宽处理,不能仅以消费场所或支出金额为据。尹某是为朋友送行才约人到歌舞厅唱歌,6人消费1680元,人均280元,且该款全由尹某个人支付,结合当地消费水平及尹某个人收入,尚在合理范围之内。认定其有悖中央崇尚节俭精神,有上纲上线之嫌。尹某大概也不想多花钱,但这涉及对朋友的尊重及个人脸面问题,选择条件稍好的地方,多花些钱也在情理之中。公民对其个人收入有自由处分的权利,无论是不是党员干部也都应倡导节俭(只要是自己的钱基本上都能做到,谁的钱谁心疼),只要不属明显的铺张挥霍,制度就不宜干涉,更不宜据此处罚。否则不仅有侵犯公民权利之嫌,还可能让人无所适从,闹出啼笑皆非之事。比如一个党员干部家庭,准备找个上档次的饭店吃顿团圆饭,多少钱的标准才算不悖节俭精神呢?如果订饭店的时候要想着这事,聚餐还有啥气氛呢?

   法官下班后回归为普通人,当然有权利过普通人的生活,也可以有自己的放松娱乐方式。但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其不得不管束自己,在八小时之外也不适宜组织或参加一些与其职业形象不符的业外活动。法官良好的个人修养和职业素养,不只是法官个人的问题,更是法律权威和司法信誉的一部分。法官们必须学会克制,为维护其职业形象和法律权威而牺牲个人喜好,恰当取舍。

   职业形象良好的法官是司法制度、社会公众和法官个人共同培养的,是三者良性互动的结果。外在的教育和监督固然必不可少,更关键的在于法官们能从内心深处对其职业角色自我认可,从而增强维护职业形象的主动性和自觉性,而这又有赖于制度和社会给法官提供充分的职业保障和无上的职业尊荣感。在这方面,法治成熟国家的经验值得借鉴。这些国家对法官的业外活动管束普遍严苛,以致法官们全如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种职业习惯的养成是以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给法官提供充分的物保障和职业尊荣为前提的,法官也以自觉遵守这些管束为荣,鲜闻法官因违反约束而被处罚。说的通俗点,法官们不出门本质上并非身为“闺秀”,而在于其是“大家闺秀”,享有一般闺秀们所不能享有的待遇和荣誉。法官遵守这些管束,不仅维护了职业形象,也捍卫了职业给自己带来的物质利益和精神满足,于是就有了恪守这些约束的主动性和自觉性。久而久之,约束就不再是约束,而是法官们的生活习惯。反观我们的制度,只强调管理约束,不对应保障激励,全凭监督处罚的威慑力促使法官维护职业形象。这种失衡的制度设计既不科学,也不公平,难以获得法官们的认可和回应,结果可想而知,全指望群众们眼睛雪亮了。

   法官有K歌的权利,但法官不是一般人儿(就管束严格而言),的确不能想唱就唱。为法官者当牢记:职业有风险,凡事须谨慎。(作者:张延刚)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枣庄市山亭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人民法院府前路5号 电话0632-8811031 邮编:277200